您的位置: 邯郸资讯网 > 时尚

雷雨成否决增持同捷自主设计教父陷罗生门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2:31

  雷雨成否决增持同捷:自主设计“教父”陷罗生门

  同捷债务门继续发酵。

  曾 经义愤填膺对外宣称第二大股东以一元收购同捷是做空公司,意欲低价收购的同捷第一大股东雷雨成,面对每股1.3元看似非常有诱惑力的增持计划时,却意 外地选择了否决,而由于雷雨成所持股份具有决定作用,致使由同捷董秘提出的股东按股比增持的计划,在10月16日的股东大会上宣告失败。

  按照雷雨成此前的说法,同捷的净资产至少每股3元以上,这也使第一大股东沈玮仑的换股计划被视为一次做空行为。不过,富有戏剧性的是,面对每股1.3元几乎等同于所谓做空后价格的增持计划,雷雨成却选择了放弃。

  其 实这个计划我们就是想通过此考验下雷雨成,看看他到底愿意齐心协力救公司,还是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套现。某股东对说。而由于雷雨成在担任同捷董事 会期间,以其妻子等的名义投资4000万成立了一家与同捷存在疑似竞业竞争的公司,一些股东认为,雷雨成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套现,然后将业务和员工带到 自己全资的公司。

  而近期内,同捷将有两笔1000万元的债务到期,这样的结果也可能将直接使同捷再次面临债务危机。

  与上次直呼沈玮仑低价收购公司不同,雷雨成这次选择了回避。按照我们公司的规定,我不能对外披露。

  增资是块试金石

  同捷不存在阴谋论,我们欢迎每个股东对公司提出方案,只要对公司有发展的方案,我们都是欢迎的,我们希望同捷向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在接受采访时,同捷董秘时永飞表示。

  当天的股东大会由下午两点一直开到五点,据一位参加股东大会的股东透露,会议先否决了第二大股东沈玮仑提出的一元换股方案。而在讨论增股计划时,沈玮仑却出人意料的投了赞成票,并且说:只要能救公司,只要能对公司好,我都会赞成。

  而雷雨成虽然起先并未提出反对,反而还说应该提高增股价格,应该以每股1.8元至2元的价格增持,以体现拯救公司的诚意。不过在最后的表决关头,却投了反对票,也直接导致了同比增股救同捷的方案没有通过。

  时永飞是增股计划的提出人,而这个计划的背景就是在第二大股东沈玮仑提出了1元换股,并遭到了大股东雷雨成的激烈抨击后。

  同 捷陷入债务危机后,9月26日的董事会上,同捷第二大股东沈玮仑提出以每股一元的价格将同捷与其在杭州的电动车公司换股,预计换股7000万-9000万 股之间,占同捷股比40%多,加上沈原来持有的12%股权,使其实现对同捷的绝对控股权。雷在之前接受采访时,明确对说,沈玮仑的换股计划是一个 阴谋,目的是做空同捷低价收购后再高价卖出。

  既然每股1元是低价收购,那么以1.3元增持,就是一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增持计划。时永飞告诉:提出这个按照股比增持的计划,也是希望每个股东都平等享受权利。

  股东在同捷危机的时候为同捷增资,也体现了对公司的认可和负责。

  按照时永飞提出的方案,股东有权按照自己的股比,按照1∶1的比例,以1.3元每股的价格增持同捷股份,如果因为资金或其他原因不愿再增持,那么可以将增股权转让给其他股东。

  如果增持计划能通过,那么直接能为同捷增加1亿多元的流动资金,使同捷能摆脱短期债务危机走向正轨。

  新老股东各怀心事

  我们希望所有有感的股东能为公司的发展尽一份力。时永飞说。不过,同捷股东的心并没有形成合力。

  同捷前后一共经历了7次增资和多次股权变更,累计实缴注册资本1.8777.9亿元。目前拥有股东总计61个。除了前三大股东雷雨成、Sino-JP Fund 和深圳的一家创业投资公司,其余58名股东中仅有一家超过股权5%。

  其 中雷雨成是同捷的第一大自然人股东。根据同捷2013年1月的《公司章程》,雷雨成持有的股份占同捷公司股本总额的13%。此外,雷雨成另持有上海永蓄人 才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蓄人才)50.75%的股权,永蓄人才持有同捷的股份占同捷股本总额的4.29%。雷雨成直接并通过永蓄人才间接控制 同捷合计17.29%的表决权。

  而这些股东由于进入同捷时间不同,股权的购买价格也各有不同,其中2009年之前的股东交易价从1元到2元多不等,而2010年6月25日,新增资本(股本)5,162.50万元,则是以4元一股的价格买进。

  由 于购买时机不同,股东之间也存在不同的意见。新股东救同捷的心情更加迫切。某股东告诉,如果同捷不救活,这些以每股4元购买同捷的股东,实际上就 是把钱打了水漂,所以大部分都支持时永飞的增持计划。相反,一些低价购买的股东,甚至受馈赠的股东,则大都不愿意再投钱救公司。他们普遍认为,即便以 1.3元的价格增持,虽然能解决眼前的危机,但新的投入也意味着新的风险,而最坏的打算是同捷破产清算,按照净资产清算,他们也差不多能收回当初的投资。

  超过98%的股东代表都出席了10月16日的股东大会。而根据相关规定,股东提出的方案要获得超过三分之二股东同意才能正式通过。这也使前三大股东成为最关键的投票人。

  做空公司对谁有利?

  没有定,看看其他股东意见,我也没那么多钱,要借钱看看再说。同捷股东大会召开的前一天,当问起雷雨成是否会以1.3元,这个具有诱惑力价格增持同捷时,他这样回答。随后他以行动反对了这个计划。

  其实没有钱投也是可以的,只要赞成这个计划

  ,也有股东愿意多投,除了股比被稀释,原股东的权益不会发生变化。某股东告诉,他直接投了该方案的反对票,因为雷雨成无意救同捷。

  能为别的公司投几千万,却不能为同捷投,这是什么居心和逻辑?一位股东犀利的提出:其实同捷破产对谁最有利,现在已经很清楚了。看来他已经做好了承接同捷业务的准备。

  这位股东口中的承接同捷业务,是指与同捷疑似同业竞争的上海特思克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手中一份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关于:上海特思克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业竞争事宜之法律调查报告》中显示,疑似雷雨成家族拥有实际控制权的特思克公司,从2010年5月开始起步。5月20日,怀蕾(雷雨成之妻,一家银行的普通职员)通过其中国建设银行账 户,分别向朱国玺、穆长娣转账人民币510.02万元、350.02万元。6天以后,特思克完成注册登记并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本4000万 元。首期出资1060万元,登记股东三人,分别是朱国玺(首期出资510万元,股权比例为48%)、穆长娣(首期出资350万元,股权比例为33%)。

  之后,经过几轮增资,至2012年8月1日,怀蕾持有该公司股比高达86.12%,所持出资额为3444.8万元。直至2013年3月20日,怀蕾与中科宏易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持有的特思克86.12%股权全部转让与中科宏易,转让对价为3444.8万元。

  如果按照股比增资,雷雨成要继续保持大股东位置,出资额要高达2000多万元。而由于雷雨成在同捷持有的部分股权是股东赠与,所以并无多少成本,如果同捷清算,收回成本绰绰有余。另外,由于特思克已具备一定的规模,也不排除特思克可以借机争取到一批同捷的人才和业务。

  其实我们还是希望雷雨成能留下来,一、我们确实想发展同捷;二、我们也不希望硬生生逼出一个竞争对手。某股东意味深长地对说。

纸尿裤一定要长效干爽的吗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心脏病有什么忌口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